新冠也种族歧视?美国100万例有33万黑人而湖人等大鳄却抢劫他们的救命钱

  按理说,现在应该是NBA季后赛次轮刚刚拉开序幕、2019-20赛季走到最精彩一程的时候。但现实是,大部分NBA球员都已经有超过一个月时间没碰过对抗篮球了。

  近段时间,美国重启经济的复工呼声高涨,NBA也忍不住想要尝试恢复部分训练设施的使用。

  像洛杉矶湖人,就以很快的速度拿出了复工方案。目前洛杉矶的居家令到5月中旬结束,疫情的不确定性让居家令有延长可能,但湖人显然已经为5月中旬开放训练馆做好了准备。

  最基本的测试体温、回答医生提问是起码的;球队还会给球员发放个人防护装备;在球员训练时会保证器械之间都拉开了足够的距离;球员餐饮发放也将更加小心,全部都是独立分装,避免感染。而且,在尚无能力频繁为球员做病毒检测的情况下,湖人是不打算恢复对抗训练的。

  总的来说,NBA谈复工,总是要把球员健康摆在第一位,是不可能轻举妄动的。虽然有不少媒体表示反对,认为只要恢复训练就有不可避免的感染风险,但其实对于一个黑人球员比例接近75%的联盟来说,这些黑人得到的保护和优待,比起如今美国大部分黑人,已经太过优厚了。

  都说病毒无国界也不分贫富贵贱,但在美国,病毒还是无可避免的被染上了颜色。

  当疫情在美国各地蔓延后,不管是卫生机构还是媒体都发掘出这样一个现象:有色人种感染的比例,与他们所占人口结构的比例完全不相符。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发布的报告,整个3月,美国感染COVID-19住院的病患里有33%是黑人(目前美国确诊病例是100万,也就意味着有大约33万黑人确诊);但在全美人口结构中,黑人只占到约13%。

  在费城,4月初死亡人数达到78人之时,黑人就占了39%,而白人为29%。

  费城市长表示:“我们这里的有色人种比其他人都更容易受疫情影响,因为他们生活在贫困之中,没有医疗保障。我们需要保证的是,有了疫苗之后,一定要公平解决问题,绝不只能让精英阶层享受。”

  纽约市在4月24日公布的数据也显示,有色人种群体受疫情打击尤其巨大,黑人的已知死亡病例基本是白人的两倍。

  在华盛顿特区,超过80%的死亡病例都是黑人,而这里黑人所占人口比例为46%。

  在黑人所占人口比例约30%的芝加哥,黑人在感染病例中的比例为52%,死亡病例比例高达72%。

  魔术师约翰逊也疾呼道:“非裔美国人在疫情中的死亡人数是最多的。我在这里只想告诉大家,做好该做的防护!必须待在家里,保持社交距离。病毒在杀害我们的同胞!”

  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组长安东尼-福奇近来压力越来越大,已经成为支持复工的政治团体的眼中钉。在这种形势下,他更为有色人种感到担忧。

  “这一切都跟少数群体、特别是非裔群体在卫生健康方面的差距有关联……”他在与黑人演员代表威尔-史密斯通话中表示,“这样的现状真的很可怕,因为这代表了我们这个社会的失败。”

  非裔和拉美裔受灾严重,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种族问题在美国根深蒂固,有色人种在这里遭受系统性的政策歧视,具体表现在卫生和健康上,就是他们更容易患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在美国亦可说是“穷病”),而当冠状病毒大流行来临,他们也是最脆弱的群体。

  勒布朗的经纪人里奇-保罗曾在一篇观点文章中这样写道:“我们都知道这世界运转的规则:对少数人的不公平政策一旦落实,多数人总是听之任之。而这样的歧视政策,就会成为整个社会体制的一部分。我不确定“体制政策”这个词是否准确,毕竟我没有读完大学。但当我看到不对劲的现象,我就一定要说出它不对劲在哪里。”

  作为从社会底层打拼上来的成功黑人,不管是勒布朗还是保罗在出名后都积极倡导种族平权,也力所能及地用实际行动帮助跟他们有一样背景出身的人获得更公平的竞争机会。

  但平权之路任重道远,在疫情面前,有色人种多年来遭受的“体制不公”就彻彻底底被暴露出来。

  最近,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在其网站上刊登报告,分析了有色人种受疫情打击特别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因素。

  他们所处的行业往往是疫情期间不能停工的服务业,比如餐饮、交通、居家护工等等,无法保持社交距离,就会导致感染风险增加。

  在这些行业的群体往往缺乏医疗保险。在美国,及时看病对无数有色人种来说是个老大难,除了经济条件限制之外,奴隶制留下的恶果之一,还有他们对白人医生缺乏基本信任。

  有色人种本就受慢性疾病影响更大,而这都会导致感染COVID-19后出现严重并发症。

  最后就是压力和免疫力的问题。研究证明,压力对人体抵抗疾病的能力有生理影响。收入不平等、歧视、暴力和制度性种族歧视加剧了有色人种的慢性压力,削弱了他们的免疫力,使他们更容易患上传染病。

  这些人构成了美国底层社会的“基本盘”,制度性的歧视堵死了他们大部分人的上升渠道,病毒则加剧了恶性循环。比如现在美国各地监狱都面临着病毒扩散的危机,而这一危机受害最严重的仍是黑人。至于黑人为何犯罪率高,就又是另一个歧视带来的恶性循环了。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当美国疾控中心刚开始推荐戴口罩的时候,不少黑人竟因为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而被逼到死角。因为种族偏见,当黑人戴上口罩,往往会引来更多警察的关注,导致他们被无缘无故要求停车检查甚至遭遇暴力执法。

  有位黑人在Twitter上写道:“戴任何非防护口罩的面罩(注:美国鼓励民众戴自制面罩,不占用医疗资源)出门让我都觉得很不满圈,就因为我是黑人。我不想被病毒害死,但也不想被歧视害死。”

  在伊利诺伊,两位戴着一次性防护口罩的黑人被警察赶出超市,并被告知他们不能戴口罩进入。乔治亚州一位黑人参议员甚至也遇到了戴口罩购物被当作异类的经历,她还因此给州长写信,希望废除口罩令。

  亚裔人种感染和死亡病例都是最少的,毕竟他们是最懂得疫情危险性的群体,但早早就被当作了原罪,遭遇了无数言语乃至暴力的虐待。很多人不敢发出声音,甚至不敢戴口罩出门,生怕吸引注意,那很可能意味着一场无妄之灾。

  讽刺的是,现在的复工抗议潮往往就发生在经济发展落后、黑人人口众多的地区(比如将在两周内正式重启经济活动的南卡罗莱纳和乔治亚州)。而在政府大楼外抗议的,几乎没有意外,都是秉持着民粹主义的白人。

  更讽刺的是,这些白人把半个多世纪以前点燃了黑人平权运动的罗莎-帕克斯当成了“复工革命”的象征,这无疑是对所有黑人的又一次羞辱。

  在这次疫情期间,以往很多喜欢对政治和社会问题发声的NBA球星都保持了沉默。

  韦德就说过:“对我们这样的名人,居家隔离是件很轻松的事,我们什么都不缺,其实特别幸运。但要我说什么大家一定要团结起来不能出门,我觉得我说不出口。很多人没有我这样的条件。”

  “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从来没有平等。很多群体压根就没感受过平等为何物。现在,你要所有人进行平等的隔离?那是不可能的。”

  而他的挚友哈斯勒姆也表示:“如果你有块遮风避雨的屋顶,如果你冰箱里还有点吃的, 不至于不去上班就活不成,那请你居家隔离。”

  韦德的言论其实已经超越了种族,剥掉了颜色,最后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就是穷人和富人。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变化,阶层这个东西是永远也消灭不了的。

  但凡能对的挣扎感同身受,就不会只是轻飘飘喊几句加油。对他们来说,隔离失业是苦,复工干活也是苦。

  伟光正的口号谁都会说,就像联邦政府释放2.2万亿美元的关怀法案,说是旨在帮助小企业渡过难关。但猜猜NBA唯一一支跑去申请这一项目救济的球队是谁?

  湖人跑去分这笔穷人的救命钱、而现有的制度竟然让他们获得政府审批460万款项(一些危在旦夕的小企业可能连申请额的十分之一都要不到),让无数人感到震惊。

  无独有偶,赞助费收了400多亿的哈佛大学也能获得近900万美元的疫情补贴(值得一提的是,贾跃亭的FF(Faraday Future)公司也获得了961万美元的疫情补贴)。

  最后,因为被公众骂得狗血淋头,不管是哈佛还是湖人,都迫于压力退还了补贴款(特朗普要哈佛归还,而哈佛辩称他们从未申请补贴)。

  更讽刺的是,日本计划给每位国民发放10万日元的疫情补贴,结果有日本黑帮的头目站出来表示拒绝,理由是靠国家传出去不好听,而且还有头目说,“我们不能要这笔钱,我们这些游手好闲的人没资格得到这些钱。我们给社会添了很多麻烦,如果特殊时期就要依靠国家,这是不合理的。”

  当然,停赛这么久,NBA的任何一支球队的现金流都必然吃紧。NBA早早向金融机构申请提升了信贷额度,就是为了让球队能从联盟的信贷计划里拿到更多救急资金。

  据称不止有一支球队在找联盟贷款(每队上限是3.25亿)。不知当其他老板得知湖人跑去要联邦政府的小企业援助,还一度要到了手,心里又会是怎样的感受。

  反正,湖人退钱的这一点点“良心发现”,恐怕不会有什么“感动美国”的效果。